一棵桑树
  作者:蒋蝶  时间:2020-08-05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每次回忆起童年,思绪总是能循着深黄色的泥土,寻到故乡那棵亲切可爱的桑树。

那时的农村贫苦,门前的桃树与屋后的甘蔗是主要的水果来源,几只小虫子、几根树棍子就能让孩子们玩上一天。桑树便长在屋后菜地旁的斜坡上不高,两层楼不到,但生的精巧,好爬,再加上酸甜多汁的桑果,便成了孩子们的最爱。

碗口粗的树干笔直向上,生长到一人高时枝桠如伞骨一般向四周分散开来,或粗或细的枝桠匀称地延伸着,从远处看,像一棵肥大的绿色蘑菇。

万物萌发的季节,桑果先于桑叶冒出淡绿色的头,孩子们已经按捺不住了,伸出手,两片粉粉的指甲一掐,青涩的桑果便稳稳当当地落在手上。初生的桑果只有米粒大那么大,硬硬的,有点扎手,尝起来有股淡淡的涩味,不好吃,可也舍不得吐掉多嚼几下,勉强吞进肚子桑叶成熟时,桑果也就成熟了,成熟桑果紫中带黑,甜甜的,软软的,细腻多汁,虽然只有黄豆大小,但圆圆滚滚,可爱异常。这时的桑果便不用掐了,手指轻轻一碰,储满了深紫色汁水的桑果便在掌心蹦跶。我们边采边吃,边采边往兜里揣,很快,嘴巴、手指、口袋,都染成了紫色。

桑树也是天然的玩具,我们爬上爬下,捕捉天牛,为桑树理清讨厌的毛毛虫,采摘桑叶养几只小蚕,从来不用担心会掉下来摔伤有时,某个小伙伴会带上麻绳和小板凳,做一个简易版秋千系在树干上,大家轮流坐上去玩。天高云淡的日子,我们常常安分地坐在树桠上,攀着树枝吹着风,或是聊天,或是透过桑树摇曳的绿叶观赏青翠的田野和火红的夕阳。

后来,家搬到了城市,时代进步了,经济情况改善了很多,贫穷逐渐成为了过去走过了很多地方,吃过各种水果,却总对故乡桑果恋恋不忘。每次回到老家,路过屋后的菜地,目光总是忍不住向桑树看去以匆匆的几眼怀念那段美好的往事

再后来,桑树就被砍倒了,因为挡住了割稻机的开进稻田的路。如今,没有了桑树的阻隔,一眼就能望尽开阔的田野,绿色的土地一块接着一块延伸向天边,十分壮观,但我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怎么说呢,我并不怨恨,农耕方式愈加现代化是件大好事,我只是有点遗憾而已。就算桑树并未被砍倒,自由自在的童年时光也回不去了。一起爬树的小伙伴大部分早已失去联络,分散在不同的城市,走着各自的路。我也很少回农村了,早就忘掉了童年玩伴的脸庞,忘掉了故乡十年前的样子。小学放学回家时,我总会图近走田野小路,先是远远地从稻田那头看见蘑菇般的桑树,再循着弯弯曲曲的田埂一步步朝它走近,最后与它擦肩而过回到家中。而现在,看着曾经走过千百次的田野,心里总会萦绕一种怪异的陌生感,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一样。

但我不会忘记的,我曾在这棵树下玩过、笑过,桑葚的清甜、桑叶的柔软、桑枝的坚韧,都是沉淀在我的记忆深处的标记,只要记忆不消失,桑树就不会消失,被不被砍都不能改变它在我心中的独特位置。也行,重要的并不是桑树本身,而是它与我的过去之间的联系。

故乡村外的田野上还有一棵野桑树,儿时偶尔会和小伙伴们前去采摘。它高大,桑果也大,但涩涩的不够味儿。有次偶然经过那棵野桑树,奶奶说:早已没有人来摘桑果了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ag亚游8手机版千亿网页网betway必威首页